甘食_长篇长篇!

头像自己改的图

写不出甜饼…没有谈恋爱的感觉。



褕衣甘食 ,倾耳以待命者 .

『双piu/白狄』长安街上的小屋。

☆国际惯例一人称
双芳白狄避雷注意

杂货店。

这是街道上的一个杂货店,在长安街上街尾的那间屋子里,由李白经营着。

事实上这家店的投资人boss仍是狄仁杰,让李白来守店狄大人说只是给他个工作免得人不要到处乱跑,惹事生非。虽说的确是不会乱跑了,杂货店却被他经营的一团糟,简直变成了名副其实的酒窖。

但更加遥远的后来,李白又用事实证明,狄大人实在是天真的可爱。

杂货店很小,只有一个脏兮兮的窗户有光进来。他不会开灯,除非你大声朝内屋吼一嗓子『狄仁杰来了!』。在黑暗中我和特种打量着所有的东西。

桌子四脚朝天地放着,一排排矮椅挤在角落里,拍打软椅的时候空气里...
1 12

『膑芳膑』三生。

☆大家!好久不见!!!
特工pa。
来自liz阿四太太的花吐症。秉着一颗写甜饼的心码下的字ww。
剧情乱写。预祝愉快www

三生。

有水声。
孙膑仰起头大口呼吸,白皙的脖颈绘着优美而脆弱的曲线。他瘫坐在厕所马桶前,全身重量都压在纯白的马桶边框。

胃里一阵翻滚,食道就像是个被人戳破了的气球或者被蚂蚁啃食千遍的朽木,像是有什么东西不住的往下坠,火辣辣的疼。

孙膑扶着马桶一阵干呕,喉咙里有异样的触感,这对他来说并不陌生,他有规律的按压着脖颈,好不容易才把那新生的一朵花吐了出来。

纯白的玛格丽特,边缘已经硬化,混着丝丝鲜血一起从口中被吐了出...
7 13

『白狄』酒友。

☆灵感来源于聊斋中的酒友。
第一次正儿八经写白狄性格摸得不好见谅!
有原文,有改动,有添加。不伦不类,但原文有些细节我真的好喜欢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嘿喂狗
↓↓↓

酒友

狄仁杰嗜酒。

这事除了他的大耳朵下属外,鲜有人知。

狄仁杰人在长安城起起伏伏十余有年,捞了个一官半职,仍是家不中资。人却嗜酒如命,夜非浮三白不能寝,故床头酒樽常年不空。

一夜悠悠睡醒,转侧间,似有人共卧者,大惊。摸之则茸茸有物,似猫而巨,当下心生怀疑,秉烛视之。狐也,酣醉而大卧。

床头酒樽已空,窃盗之人不言而喻,却笑曰:“此我酒友也。”不忍惊,覆衣加臂,与...
5 28

『赤黑/丧尸』夜莺与玫瑰.2

☆闲叨嗑
☆事实上,我至今也没弄懂我到底是怎么取上夜莺与玫瑰这个名的/沉思
我是濑濑的亲妈诶嘿(′▽`〃)
存稿第二章达成!每周五十点左右掉落更新!欢迎来蹲我啊
Chapter.2

——小黑子!”

他和来人狠狠的撞在一块,两人打了个踉跄相继跌倒在地,黑子终于从那麻木的状态清醒过来,他有些吃惊的那人。那人低头揉揉自己被撞的生疼的胸口,他有些比一般女孩子都要白皙的皮肤,灿金的头发和帅气的脸庞。

“……黄濑君。”来人正是他从初中时就结交的好友

“太好了!小黑子没事就好”黄濑凉太如释重负的叹口气,拉起黑子的手察看他有没有受伤“现在到底什么情况,怎么突然之间那些人都……”...
8 17

『双芳』我快死了.END

☆特种一人称双生子  
来自日日的点梗……吧?
四千字四千字。
私设如山。 现pa 
群里吸芳正欢,上司收了手机……就很烦。
预祝食用愉快♥

我快死了。  
诊断书下午就拿到了,医生本来是不打算给我的,反复的询问我是否有家人陪同。  
我原本坚持说没有,但实在拗不过医生那股誓不罢休的劲,只得打电话喊战友来伪装成我亲属,由此可见,天底下不是所有的医生都烂透了。  
等人来的时候,我就坐在医生的对面和他闲唠叨,医生劝我早点入院治疗,我耸肩,问...
12 21

『赤黑/丧尸』夜莺与玫瑰.1

☆阅读需知☆
没有异能没有异能没!有!异!能!
病毒由地下人体实验爆发,有潜伏期。
丧尸活动于白昼,栖息于黑夜。
以血液、水源、唾液形式传染。
有任何关于文的问题欢迎找我讨论/提出,但是拒绝故意撕逼。
每周五晚上十点左右掉落!欢迎来蹲我啊!/喂

Chapter.1

挖去我的眼睛,我仍能看见你
堵住我的耳朵,我仍能听见你
没有脚,我仍能走到走到你身边
没有嘴,我还是能祈求你
折断我的双臂,我仍能拥抱你
钳住我的心,我的脑子不会停息
你放火烧我的脑子,我仍将托负你
用我的血液。

———————

那是一个寻常的午后,黑子哲也甚至还能回忆起...
7 21

人体不是我的

哥。一起去洗澡去洗澡w

我没有错,是他们先动手的

啾。


这个人这个人→→ @千鸠轮回 中考加油!!!!!!!

3 16

『随笔』长安街上的小屋。

☆没克制住自己的手。
有cp
大唐三宝+孙膑x
一人称短打。

Hairs

长安街上的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头发。

上司狄仁杰总喜欢摸发胶,我曾经、偶尔有幸目睹过大人不小心被水淋湿,发胶失去作用而温顺起来的狄大人的头发。

怎么说呢,狄大人一旦将头发放下来不像是个铁面无私的长官,反而像是个温润无害的少年。

温润是真,无害是假。

当然,我也很怀疑大人头上的那抹原谅色是不是因为李白这个浪蹄子太浪而被气的去染的。

因为一般人、大多数人,都不会染个原谅色的刘海吧?

虽说这一点无从考证,因为从我认识狄大人的那天开始,他就是这样的头发了。

不过...
10 58

『赤黑』初诣.END

☆很早之前…就想着这样的梗了。终于拧出来写了/哭泣。(′~`;)
总之…我就是个自己打自己脸的小能手😂😂都说好了不更了。
这次想试试双视角的写法!大概写同人最快乐的事情就是尝试不同的文风和各位太太的喜欢!!('∀`)
那么预祝愉快♥



「今晚的初诣,要一起嘛?」
赤司征十郎坐在书桌前,将这条简短的短讯零零散散修改了几十次才下定决心似的按下了发送键。
不过几秒手机里出现了发送成功的字样,他怀揣着激动的、却又夹杂点不安的心情将手机端正地放在了书桌上。
桌面已经被他清空,正对着赤司的是他黑着屏暂时还未收到任何回讯的手机,而手机之下露出的是「明治神宫——新年初诣欢...
22 28
“特种的后背——”
声音随着互相抵着背的那个人的体温一起传来,即使背对着背,特种也能毫无压力地描绘出密探的脸。
那双栗色的眸子里闪烁着的名为自信的光芒,一闪一闪,像是天上耀眼夺目的小太阳,一眼万年。
他会舔过虎牙,魔种特有的、尖锐的牙齿,带点刺痛——他喜欢这样的感觉。
特种是如此的了解他,就好像密探在他心底扎了根,然而事实也如此,谁都没办法把他从他身上割离出去,谁也不可以让他离开他。
“就请放心的交给我吧。”

“好。”

#先码着,可能会写可能不会写,大概又是一个暗恋的小故事#
#有.没.有太太画呀/没有,滚#
#超级喜欢小太阳一样的密探/呜呜呜死了...
7 14
 
1 / 4

© 甘食_长篇长篇! | Powered by LOFTER